当前位置:奔驰彩票官网 > 舞蹈 > 个人认为舞蹈是一种审美的运动,这些原则非但

个人认为舞蹈是一种审美的运动,这些原则非但

文章作者:舞蹈 上传时间:2019-11-28

问题:早期现代舞的审美标准是什么?代表人物有哪些?

1.中国古典舞

内容提要:现代舞主张在表情达意的过程中应充分发挥肢体语言的隐喻功能,突破传统束缚重新建构舞蹈语汇中能指与所指的关系,进而形成了一套新的、更具表现力的舞蹈动作语言系统。本文从维度空间和动作主体两个侧面,探讨了现代舞在动作构成中对于“隐喻的指向”和“隐喻的内观”等向度所作出的创新与突破,以及其在思想传递中发挥的不可替代的作用。

回答:

中国古典舞作为我国舞蹈艺术中的一个类别,是在民族民间传统舞蹈的基础上,经过历代专业工作者提炼、整理、加工、创造,并经过较长时期艺术实践的检验流传下来的具有一定典范意义的和古典风格特色的舞蹈。古典舞创立于五十年代,曾一度被一些人称作“戏曲舞蹈”。它本身就是介于戏曲与舞蹈之间的混合物,也就是说还未完全从戏曲中蜕变出来,称它为戏曲,它已去掉了戏曲中最重要的唱与念;说它是舞蹈,它还大量保持着戏曲的原态。戏曲中的歌也好,舞也好,是为了演故事服务的。即便是不唱不白的武戏也还是戏,其舞对角色行当的从属性也是十分鲜明的。

关 键 词:现代舞/动作/表意/空间/主体

谢谢邀请。个人认为舞蹈是一种审美的运动,抛开舞蹈史的官方记载,仅从敦煌壁画、阴山岩画反映出来的原如舞蹈图腾可以看出,舞蹈是一种生活方式和一种运动。

古典舞从其源来说,是古代舞蹈的一次复苏,是戏曲舞蹈的复苏,是几千年中国舞蹈传统的复兴。十分明显,它的审美原则不是什么新发明,而是几千年中华文化的流传和延续,是用一根长线从古串到今的,这些原则非但在戏曲中可见,在唐宋乐舞中,在汉魏“舞戏”中,甚至在商周礼乐中,都能见其蛛丝马迹它的文化特征;就其流来讲,它是在原生地上生成的一个崭新的艺术品类,这是一个可以和芭蕾舞、现代舞相媲美的新的舞蹈种类,这个衍舞种是地道的中国货。

作者简介:夏静,南京艺术学院 舞蹈学院,江苏 南京 210013 夏静,女,江苏南京人,硕士,南京艺术学院舞蹈学院讲师,研究方向:舞蹈教育及舞蹈编导理论研究。

可以说由原始舞蹈派生出的舞种很多,最根本的就是运动之美和表现之美。现代舞是舞蹈的一种形式,起源于西方。它的审美标准,体现在“变”上,以变促变,以“变”体现形体运动之美,从早期的现代舞开始,柔韧、力道、曲度,甚至到现在的声光电背景等元素不断增加,而“变化”这一生存之道始终没变,这便是现代舞的审美精髓。

中国古典舞现在仍未渡过它的童年,其自身还在成长发育中。但是身韵的创建,使它的审美内核已趋稳定,其理论基础也已比较扎实,运动系统已经形成,我们完全有理由说它已摆脱戏曲的原形,向真正舞蹈的范畴迈进。

标题注释:本文为南京艺术学院校级研究课题《全球化语境下中国现代舞的创作与表达方式研究》阶段性成果之一。

当然,真正意义上的现代舞,不仅仅作为一种身体的复兴运动发展至今,而更代表着一种全新的艺术形式与观点,洒脱之美、变化之美、力度之美,构成一种精神文化产品,它是以产生新的动作体系和动作理论,并派生逐渐成熟为审美标志的,它同时不断扩张,以身体动作认知世界、表达情感,从而传递一种美。这便是它的舞蹈理论之基。

产生于八十年代初的中国古典舞《身韵》课,经过十多年的实践,已逐渐为中外舞蹈界和学术界所认识。1993年,它被国家教育委员会列为优秀教学成果而获得奖励。北京舞蹈学院李正一和唐满城两位古典舞老教授,毅然整理、创建了古典舞“身韵”课,它使中国古典舞重振雄风,使古典舞事业曙光再现。李正一教授在诠释“古典舞”时这样讲道:“名为古典舞,它并不是古代舞蹈的翻版,它是建立在深厚的传统舞蹈美学基础上,适应现代人欣赏习惯的新古典舞。它是以民族为主体,以戏曲、武术等民族美学原则为基础,吸收借鉴芭蕾等外来艺术的有益部分,使其成为独立的、具有民族性、时代性的舞种和体系。”

引言

最后,早期现代舞的代表人物很多,时代也好,成就也罢,我不一一举例。但是我还是呼吁,现代舞的发展不能排斥民族舞的元素。

2.古典舞身韵及其审美

舞蹈作为一种艺术门类,往往通过肢体动作的变形来表达舞蹈创作者独特的感受或传达一种特殊的意义。关于舞蹈的表达,苏珊·朗格将它界定为一种活跃的“力的意象”,或者说是一种“动态意象”,“舞蹈演员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创造出一个能够使我们真实地看到的东西,而我们实际看到的却是一种虚的实体……一种舞蹈越是完美,我们能从中看到的现实物就越少……”[1]舞蹈身体语言的形成来自对肢体语言日常状态的畸变和延长,因而使得舞蹈产生的意象超过日常的语义,舞蹈体语背后的隐喻、象征,使舞蹈意象对观众产生既觉熟悉又感到陌生新鲜的审美,从而进入审美领域。舞蹈意象可以作为抽象之物,也可以作为思想的承载物。

“身韵”即“身法”与“韵律”的总称。“身法”属于外部的技法范畴,“韵律”则属于艺术的内涵神采,它们二者的有机结合和渗透,才能真正体现中国古典舞的风貌及审美的精髓。换句话说“身韵”即“形神兼备,身心并用,内外统一”这是中国古典舞不可缺少的标志,是中国古典舞的艺术灵魂所在。身韵,虽然风格源是明显的,但它已不能再冠以“戏曲舞蹈”之名,它的从戏至舞的蜕变已基本完成。它已摆脱原戏曲舞蹈对角色行当的千变万化,然而不管怎样变,又是万变不离其宗,这个“一”和这个“变”都是一种艺术难得的性格,也是一门艺术的美学的要义。

舞蹈艺术的性质决定了舞者不可能直接用那些自然的身体语言动作来表达日常的信息,舞者必须再予以深度开发,使之成为超越表象的艺术符号。因此现代舞蹈家认为,要准确地表现人,应如心理学家一样,通过人的外部动作信息,解读人的内心。只有做到动作的内在体会和外在形态紧密结合,才能完成现代舞艺术与生命同在的使命。在现代主义精神的感召下,现代舞的舞蹈家们摒弃了芭蕾的华美之风和高难技术,对于民间舞蹈千人联袂的沟通感觉更是毫无羡慕之意。在他们看来,古典芭蕾和众多民间舞已经止步于对自身程式的套用,满足于利用现成的隐喻搭配来表达舞蹈中的喻体和本体,舞蹈出现技术控制了人的趋势,舞蹈艺术沦为了“文化工业”的婢女,陷入了可悲境地。海德格尔说:“人发展了技术,但技术一旦产生,就独立了,进而控制了人”——“技术意志”或“异化了的人的意志”使一切对象化、标准化和工具化。相对于传统舞蹈满足程式、甘愿成为人们娱乐和审美的工具、以粉饰的作用进入生活的近况,现代舞可以称得上是舞蹈艺术中一支觉醒的力量。

一个成熟的民族舞演员在舞台上展现的动作之所以具有审美价值和艺术魅力,是因为体现了“形、神、劲、律”的高度融合,这正是中国古典舞身韵的重要表现手段。“形、神、劲、律”作为身韵基本动作要素,高度概括了身韵的全部内涵。形,即外在动作,包含姿态及其动作连接的运动线路。神,即神韵、心意,是起主导支配作用的部分。劲,就是力,包含着轻重、缓急、强弱、长短、刚柔等关系的艺术处理。律,也就是动作本身的运动规律。这四大动作要素的关系,是经过劲与律达到形神兼备,内外统一。其规律是“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力与形合”。这都是精辟的概括与提炼。而这些文字又与元素性动作高度统一、谐调,构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舞蹈美学理论。

一、维度空间的深度拓展

1、形

运动与空间不可分割。没有无运动的空间,亦没有无空间的运动。针对舞蹈运动空间的思考与论述,众多的舞蹈家、理论家和批评家都做过相关的分析,其中拉班抛出的舞蹈运动的“球体空间”概念,使得关于舞蹈空间认识的探讨到达了一个较为全面的高度。这一理论把人体运动的空间视为一个立方体,任何一个立方体都具有三个维度。因而人体实际上是在一个二十面体的几何形式中运动,是在“一个由12各点相交的20个等边三角形组成的完美的多面体”中或以离心力的动作向外放射运动,或以向心力的动作向内回归。[2]拉班的空间理论虽然近乎一种自然科学的研究,但并非与艺术的表现性毫无关系:向度阶梯的稳定性;对角线阶梯的动态感;二十面体的陡峭、平滑和流畅。为物理学的空间概念和心理学的想象能力相联系提供了进一步研究的依据,这是拉班“球体空间”理论的贡献所在。

形是指形体外部的动作。它表现为形形色色的体态,千变万化的动作及动作间的连接。凡是一切看得见的形态与过程都可以称之为“形”。形是形象艺术最基本的特征,是古典舞舞魅之依附,是古典舞之美的传达媒介。

拉班“球体空间”理论成为舞蹈三维空间运动的有力依据,身体在不同空间中的选择,折射着舞蹈家对于世界、对于人生的不同态度。人们常说舞蹈是四维空间艺术这似乎已成为真理为大家所共识。这三维之外的第四维,通常被认定是时间这一维度。然而现代舞强调动作应由内而发的观点,使我们不得不把关注的焦点放在内心世界这一新的空间维度上,并且作为基础,来讨论现代舞对于空间认识的特殊之处。

众所周知,通过对传统艺术在审美特征和各种典型舞姿的剖析,得出了在“形”上必须 首先解决体态上“拧、倾、圆、曲”的曲线美和“刚健挺拔、含蓄柔韧”的气质美。中国舞在人体形态上强调“拧、倾、圆、曲”,仰、俯、翻、卷”的曲线美和“刚健挺拔、含蓄柔韧”的内在气质。从出土的墓俑和敦煌壁画中不难看出这一点是由古至今一脉相承而不断发展演变的。如秦汉舞俑的“塌腰蹶臀”、唐代的“三道湾”、戏曲舞蹈中的“子午相”“阴阳面”“拧麻花”,中国民间舞“胶州秧歌”的“辗、拧、转、韧”,“海洋秧歌”的“拦、探、拧、波浪”和“花鼓灯”的“斜塔”,武术中的“龙形猿步”、“八卦”等无一不贯穿着、人体的“拧、倾、圆、曲”之美。掌握体态及造型的曲线美还需要具有相应的素质能力。因而它也是一种技法,人体的“拧、倾、圆、曲”是整体的形象。从局部来看“头、颈、胸、腰、胯”,“肩、肘、腕、臂、掌”,“膝、踝脚、步”都有其特定的要求。

德尔萨特曾将运动分为“离心的”、“中心的”、“向心的”三种,并认为“向心的”动作与智慧相关;“中心的”动作与情感相关;“离心的”动作与活力相关。虽然德尔萨特没有就这三种动势的分类进一步展开,但它对于研究芭蕾舞、现代舞和中国古典舞,动态与风格之间的一致性,却起到了启发和验证的作用。西方芭蕾舞的动态以外设式的“离心”为主体;中国古典舞的动态末端往往是“向心”的回归,而现代舞的动态是以整体围绕“中心”运作而展开的。现代舞的“中心”究竟在哪里?传统舞蹈因为因果链条式的思维方式是线性的,动作的创造与发展都完成在三维空间之内。但是现代舞艺术家由于观察世界的角度区别于传统,否认世界的有序性和规律性,排斥理性思维的艺术创作方法,更多的是以即兴的方式速写“内心世界”,正如尼采发出的感叹:“兄弟啊,在你的思想与感情后面,有个强大的主人,一个不认识的智者——名叫自我。他寄寓在你的身体中,他便是你的身体。”[3]

2、神

在我们所生活的现代社会里,人们早已习惯透过机器去和世界沟通,透过话筒、电脑界面,电视电影的镜头影像去了解世界。但事实上我们无法只透过机器的媒介来认识世界,尤其是认识自己。在呼吸、开合、曲直和聚散之间,现代舞蹈家们努力地将自己与观众拉向身体的延伸与包容、拉向呼与吸的气韵生动、拉向肉身小宇宙萌动的根源。当创作的视线不断的“由外向内”转变时,一些不能见的东西也就成为了现代舞动作“描写”的对象,包括错觉、幻觉、梦境、记忆和想象这些不具物质实在性的潜意识与下意识的东西。在现代舞作品中,可以出现时间流动中的停顿与跨越,可以出现空间的不断移位和交错,可以出现存在与虚无的碎片拼贴的表现形式。现代舞的“意识流”以及“心理外化”等手法,使舞蹈艺术表现由平面走向立体;使观者在艺术表现中发现他在现实世界中无法观察到的人性意识维度,现代舞作为一种现代人认知世界的方式,内在空间的无限扩展使压抑、迷茫、矛盾的现代心理得以借助合适的方式获得宣泄,同时追求安宁、自由的生活也在反衬中获得表现。这种“内观”的表现形式与现代背景下的人性本能需求相一致,因而也就成为现代人隐喻自我、表现自我的最为恰当的舞蹈形式。由此把苏珊·朗格所言的“生命的形式”引领到了更深入的领域。现代舞拓展出的内生空间,为增强舞蹈的抒情性表达提供了更广阔的舞台,使隐喻性表达在舞蹈编导中有了更为丰富的表现形式,也进一步增强了现代舞艺术表现自我、述说内心的能力,极大地提升了现代舞的艺术感染力。

这是泛指内涵、神采、韵律、气质。任何艺术若无神韵,就可以说无灵魂。在中国文艺评论中,神韵是一个异常重要的概念。无论谈诗、论画、品评音乐、书法都离不开神韵二字。在古典舞中人体的运动方面,神韵是可以认识的,是可以感觉的。而且正是把握住了“神”,“形”才有生命力。

在心这一概念中,身韵强调内涵的气蕴、呼吸和意念。强调神韵,强调内心情感。在形与神的关系中,把神放在了首位,“以神领形,以形传神”正是这此意念情感造化了身韵的“韵”。可以说,没了韵就没了中国古典舞。没了内心情感的激发和带动,也就失去了中国古典舞最重要的光彩。

“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力与形合”。所谓 “心、意、气”,正是“神韵”之具体化。人们常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眼睛是传神的工具”、而眼神的“聚、放、凝、收、合”并不是指眼球自身的运动,而恰恰是受内涵的支配和心理的节奏所表达的结果,这正是说明神韵是支配一切的。“形未动,神先领,形已止,神不止。”这一口诀形象的、准确的解释了形和神的联系及关系。

人们长期为中国古典舞的内在韵律感到神秘,虽然一个“圆”字是早被人们公认的,但它究竟是怎样的运动规律,身体及手臂的运行轨迹是怎样的了这是从事古典舞的人们长期困惑的问题。身韵创建者提出了“三圆运动”的理论。他们认为中国古典舞身体运动过程是沿着三个圆形在运动。这就是立圆、横圆、8字圆。令人吃惊的是这个扰人已久的问题竟是这样轻而易举地被破译了。而且又是如此准确而简明。它立刻让人想到拉班的“球体运动”理论。它们有很近似的思路,又各自解释了各自的规律。原来真理是很单纯的。科学都是经历了“由浅入深”到“深入浅出”的过程。单纯的真理是艰苦探寻的结果,是长期积累,偶然得之。

3、劲

“劲”即赋予外部动作的内在节奏和有层次、有对比的力度处理。比如运动时“线中的点”即“动中之静”)或“点中之线”(即“静中之动”),都是靠“劲“运用得当才得以表现的。中国古典舞的运行节奏往往和有规则的2/4,3/4,4/4式的音乐节奏不大相同。它有更多的情况是在舒而不缓、紧而不乱,动中有静、静中有动的自由而又有规律的“弹性”节奏中进行的。“身韵”即要培养舞蹈者在动作时,力度的运用不是平均的,而是有着轻重、缓急、长短、顿挫、符点、切分、延伸等等的对比和区别。这些节奏的符号是用人体动作表达出来的,这就是真正掌握并懂得了运用“劲”。“劲”不仅贯穿于动作的过程中,在结束动作时的劲更是十分重要的。无论戏曲、芭蕾舞、武术套路都是十分重视动作结束前的瞬间节奏处理,中国古典舞更不例外,它有如下几种典型的亮相劲头:“寸劲”一一体态、角度、方位均已准备好,运用一寸之间的劲头来“画龙点睛”。“反衬劲”mdash;mdash;给予即将结束的体态造型的一个强度很大的反作用力,从而强化和烘托最后造型。“神劲”mdash;mdash;一切均已完成,而用眼神及肢体作延伸之感,使之“形已止而神不止”。除此之外,还有“刚中有柔”、“韧中有脆”、“急中有缓”等劲的区别。

4、律

“律rsquo;这个字它包涵动作中自身的律动性和运动中依循的规律这两层含义。一般说动作接动作必须要“顺”,这“顺”是律中之“正律”,动作通过“顺”似乎有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之感。“反律”也是古典舞律动中十分重要的因素,如“双晃手”,当臂向左晃时,身要有向右拉之势,才能显示动作的圆润与韵味。“不顺则顺”的“反律”,可以产生奇峰叠起、出其不意的效果。一个动作和动势的走向分明是往左,突然急转直下往右,或者由向前突变向后等等均是。这种“反律”是古典舞特有的,可以产生人体动作千变万化、扑朔迷离、瞬息万变的动感。从每一具体动作来看,古典舞还有“一切从反面做起”之说,即“逢冲必靠、欲左先后、逢开必合、欲前先后”的运动规律,正是这些特殊的规律产生了古典舞的特殊审美性。无论是一气呵成、顺水推舟的顺势,还是相反相成的逆向运势,或是“从反面做起”,都是体现了中国古典舞的圆、游、变、幻之美,这正是中国“舞律”之精奥之处。

3.古典舞身韵课程的特点

身韵的出现做为一项重要的中国古典舞教学成果,使中国古典舞的训练走向自身形式的规范化、舞种化。它不仅是完整的训练体系,而且是训练与创作、表演相互统一的中国古典舞审美特征的体系。就目前的教学而言,对古典舞神韵的作用与价值的认识,应该说在观念上仍然处在模糊的状态,在教学中还没能摆正它的位置,更没有在教学的每一个过程、每一个细节中将“身韵”的教学渗透到基训课的“骨髓”中,真正的将其作为古典舞的“核”来加以正确对待。

现在的舞蹈教学一般是将基训与身韵做为两门课程安排,不免会给人一种错觉,即片面认为基训是主科,身韵是副科,基训是学生训练的关键,身韵是为加强风格而设立的点缀课。表层的主与次不是内在的质,是“壳”还是“核”,应通过两门课程所体现的精髓来确定。因此,关键问题不在设置的是一门课程还是两门课程,而在于中国古典舞的教学实质是什么。假若基训课和身韵课体现的是各自的质,而不是统一的质,那么就形成了“两层皮”的局面,基训也就变成了只有技术的“壳”,而没有身韵的“核”,两者很难形成一个统一于一体的古典舞风格,最终的结果只能是片面追录古典舞的形,却忽略了古典舞的神,而我们要求的恰恰是形神兼备,只有劲与律的协和统一。才能全面的达到古典舞训练的基本要求,这才是二者训练所要求的一致标准。由此发展到更深层次,就是要求在基训课教学中的每个动作,每个过程, 每个细节,每个过渡的环节动作,静与动的变化,技术与技巧的操作,都要由身韵的神、形、劲、律来统帅,并贯穿于教学的始终,从而达到“壳”与“核”的完美统一。即使是两门课的设置与安排,也能达到合二为一的效果。那么基本功训练的标准和身韵的训练标准是什么?是统一于一体的两个阶段,还是将所要达到的目的自始至终地溶为一体完成整体训练的目的?就目前而言,两门课程的安排要求我们任课教师把握一个标准,就是在基本训练的教学过程中,将身韵渗透到基本训练的全过程,在课堂中体现中国古典舞的精髓。

4.如何做好古典舞神韵课的教学

1、做好素质训练

中国古典舞神韵的教学要从训练的角度开始建立,要同时要解决形体训练、素质训练、技术技巧训练、艺术表现力训练,直到舞台上形象塑造训练等任务。所以说,以解决肌肉素质、软开度、耐力、爆发力、韧性、重心等方面,对于训练学生来说,是不可缺少的。平时可以加强对人体运动的科学研究,在运动的幅度、韧带的柔韧性、重心的把握、肌肉能力等方面都要达到训练的效果。比如“前旁搬腿”要完成180o,而且还要求主力腿、动力腿都是绝对的直膝,还要求主力脚半脚尖,控制到最高度,并保持很长时间(两个八拍)。这说明在素质训练上要向动作的极限要求发展。所以说古典舞基本训练的目的是着重解决学生身体的基本素质问题,以跳、转、翻等技术技巧来增强舞蹈表现力,这可称为技法训练。

2、牢固把握身韵的元素

所谓元素,包括基本技法、身法、神韵、呼吸、形、态、点、线等诸多核心因素,在教学当中,要基于“从元素出发,从韵律入手”这样的教学方法,以“云肩转腰”、“风火轮”、“燕子穿林”为例,它们的素材并不是很多,然而却得到了最大限度的发展。“云肩转腰”既是元素又是韵律,元素中有韵律,韵律又通过元素展现。“风火轮”在基本功训练上腰部是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大环动,所有拧、倾、圆都在其中,有很强的生命力,再加以繁衍,既有训练价值,又有实用价值,足可以派生出其他动作。正如唐满城教授所说:提炼元素、发展元素、运用元素,是解决身韵训练之有效办法。

3、体现身韵的表现性

对于舞台上的人物塑造似乎在课堂教学过程中体现的不多,但任何动作都应充分展现出它的艺术表现力。也就是说,在古典舞的训练中,应注意动作的性格化、气质上的感染力,在音乐、组合上的处理应注重训练“刚武气质”型、“柔韧舒展”型,以及灵巧敏捷、龙飞凤舞等诸多方面的变化和要求。

4、体现身韵的时代性

与舞蹈艺术中其它门类相同,身韵也有其派生、渲变和发展的时代特性,如何把握身韵的时代性,是身韵训练成败与否的关键所在。因此,在训练中应充分体现当代人的精神风貌,从而达到身韵与时代精神相统一。

本文由奔驰彩票官网发布于舞蹈,转载请注明出处:个人认为舞蹈是一种审美的运动,这些原则非但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