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奔驰彩票官网 > 京剧 >   纷至而来的国际插画展背后,日本著名儿童

  纷至而来的国际插画展背后,日本著名儿童

文章作者:京剧 上传时间:2019-09-04

  文: 陈若茜

图片 1阿道夫塞拉《旅程》

文章来自:Hiiibrand

  纷至而来的国际插画展背后,是我们的绘本出版热潮。

全球最美图画博洛尼亚插画展来沪展出,汇集全球70多位插画家的382幅原作。这是一个只能到现场观展才能体会个中美好的展览,充满着绚丽的色彩、暖暖的童心和无穷尽的想象力。

恭喜角野奶奶荣获

  博洛尼亚插画展正在沪举行,“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在采访中发现,两三年前,仅一年绘本的引进数量就达四五千种。随着民营图书出版企业、工作室等加入到版权引进大军里,引进绘本数量于2017年达到一个高峰;另一方面,国产原创绘本看似繁荣背后,是绘本原创力的不足。在国外经历百余年发展历程的绘本真正在国内兴起不过十余年。十年间中国的绘本经历怎样的发展历程?从国产原创绘本到国际大奖绘本距离有多远?

该展经意大利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博洛尼亚插画展组委会官方委托并授权,首次进入中国大陆巡展。

2018年度国际安徒生奖作家奖!

图片 2《一只狮子在巴黎》贝娅特丽丝·阿勒玛尼娅 博洛尼亚插画奖2006年作品

图片 3马亚卡斯特利奇《男孩和房子》

北京时间2018年3月26日21:20,正在意大利举行的第55届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上,2018年度国际安徒生奖揭晓。俄罗斯插画家伊戈尔€€欧尼可夫和日本作家角野荣子分别摘得插画奖和作家奖。

  
纷至而来的国际插画展

有着“插画界的奥斯卡”之称的博洛尼亚插画展首次来到中国大陆巡展。在首站北京顺利落幕后,上海站于昨天在朵云轩艺术中心开幕。

日本著名儿童文学作家。1935 年生于日本东京。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曾供职于出版社,后周游世界,并在巴西生活过两年。回国后从事儿童文学创作,主要作品有:《小妖怪系列童话》、《来自女巫的信》、《女巫的特快专递》、《请到我的围裙里来》获日本产经儿童出版文化奖、日本路旁之石文学奖,其中《女巫的特快专递》获日本野间儿童文学奖、小学馆文学奖。

  博洛尼亚插画展(2017年度作品展)正在上海朵云轩艺术馆展出。2016年,有“插画界的奥斯卡”之称的博洛尼亚插画展(2015年度作品)首次进入中国大陆巡展。今年是该展连续第三年在中国大陆展出。作为意大利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的重要组成部分,该展始于1966年,迄今已有50余年的历史。其之所以在业内备受关注,是因为入围作品很大程度代表着世界童书插图的国际水准和方向。

图片 4武内千寻《我的手呢?》

说起人人知晓的《魔女宅急便》,大家脑中一下闪出了吉卜力工作室€€€€宫崎骏导演的版本,骑着扫帚的黑发少女,一席深色长袍,头顶的红色蝴蝶结格外显眼。当然还有那只黑猫。但是《魔女宅急便》的原作者角野荣子老师却鲜为国人所知。

图片 5

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童书展,自1964年创办以来,至今已经连续举办了53届。博洛尼亚插画展是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始于1966年,迄今已有50周年历史。

<《魔女宅急便》部分版本>

图片 6正在朵云轩艺术感展出的博洛尼亚插画展(2017年度作品展)现场

图片 7戴维丹尼尔阿尔瓦雷斯埃尔南德斯

角野老师已经83岁了,却看来异常有活力,一头短发就如宫崎骏动画中的魔女琪琪。年龄的增长并不妨碍她眼神中透着少女的狡黠,很是可爱。去年,第一届小凉帽国际绘本大赛有幸邀请到她作为我们的国际评委。评审过程从来都是尽心尽责,尽管年已耄耋,她仍然坚持来到中国参加了小凉帽国际绘本论坛,分享了大量她对于儿童事业的看法。

  去年5月,“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家奖”50周年巡展首次来到中国大陆,首站在上海开幕。展览首度云集1966年至2014年间,25位(不包括2016年得主作品)“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家奖”得主作品300余幅,其中原作210幅。

本届博洛尼亚插画展中国巡展展出作品为2015年度作品,汇集了全球70多位插画家的382幅作品,所有参展作品均为原画。包括2014年安徒生插画奖得主,巴西插画家罗杰﹒米罗(RogerMellow),中国大陆有岳帅、罗玲、黄雷蕾等三位插画师入围本次插画展。还有10位日本插画家、10位韩国插画家、9位中国台湾插画家等亚洲国家的插画家入围本次插画展。

“书要自己去看,否则就不是真正的阅读。从读书给孩子们听,到孩子们自己阅读书籍,这中间需要我们为孩子们搭建一座桥梁,这样孩子们将来才会真正的喜欢书,长大后也会喜欢阅读、传承读书的文化。而且孩子们不能仅仅去听别人读书,更多的是要自己一个字一个字的读下去,这样发展下去想象力也会更加的自由。”

图片 8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奖得主 莫里斯?桑达克《野兽国》

图片 9岳帅《霸王别姬》

为世人认可的优秀作品,加之如此敬业、如此关怀儿童的发展,老师获奖可谓是众望所归。

  与博洛尼亚插画奖作为作品奖不同,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奖是由国际儿童读物联盟(IBBY)设立的颁给作者的终身成就奖。两年一度,迄今为止仅27位国际知名插画家上榜,国内读者最熟悉的如永远的“野兽国国王”莫里斯·桑达克、世界上最酷的猩猩“威利”之父安东尼·布朗等都曾获此殊荣。中国著名插画家熊亮曾两度被提名国际安徒生插画奖,虽然未能最终获奖,但最近一次提名入围了国际安徒生奖五人短名单,成为有史以来首位中国插画家入围短名单。

展览现场,300多幅风格迥异、色彩绚丽、充满童心和想象的插画作品令无论是成人观众还是儿童观众均流连其间。值得一提的是,其中一件五幅一组的以中国传统京剧《霸王别姬》中的人物和场景为素材的插画,是在这样国际化的插画平台上所见不多的有着鲜明的中国元素的作品。该幅插画作品的作者是中国画家岳帅。

角野荣子在小凉帽国际绘本论坛的发言链接:

图片 10《京剧猫》熊亮

据介绍,该件插画作品入围博洛尼亚插画展的过程也颇为曲折。《霸王别姬》是以布上丙烯的形式描绘戏剧的中心人物西楚霸王项羽,以及在战场上激战的士兵。古老的汉字自上而下垂直铺满画面背景。评委金姆认为这是令人激赏的作品,但同组的其他评委却不以为然,他们认为画家在表现故事主线上情节不够连贯,不适合做能配上文字的童书插画。但是金姆觉得,这件作品打破了习以为常的定式,发掘出了讲述故事的新方式和新媒介,应该要允许插画家敢于冒险,另辟蹊径。最终金姆以这样的理由说服了其他评委,岳帅的作品得以入围。

森林与孩子 | 角野荣子€€€€绘本的魔法

  在熊亮看来,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奖跟博洛尼亚插画展还是有显著区别的,“国际安徒生插画奖的作品在故事结构上相对比较儿童化,其它的欧洲奖项在故事结构上已经呈现年轻化和叛逆化的色彩,许多年轻画家不再那么重视儿童性,而是对设计、创意感兴趣。信息化时代,儿童的信息量和成熟度已经超乎我们想象,这个不看画面,从单纯叙事就能看出变化。”

图片 11岳帅《霸王别姬》

博洛尼亚儿童书展,始创于1964年。每年高度专业化地展示业界最新动态,全面俯瞰儿童图书出版业,因此吸引了世界各地的出版商的积极参与。发展至今,已经成为全球规模最大、最具权威和影响力的的儿童书展和年度儿童图书博览会。全球最负盛名的儿童出版商,如兰登儿童图书、哈珀€€柯林斯儿童图书、企鹅儿童图书、迪斯尼等等,都非常重视博洛尼亚国际儿童书展,每年均会携新书、新作者参展。今年是第55届。

  一些获得国际大奖的绘本早已被引进出版,观众对这些插画作品并不陌生,然而初次引入的插画原作还是给观众带来了不少冲击和震撼:相较之前一遍遍翻阅过的印刷品,原作毕竟纤毫毕现,可以看到更真实的色彩,更丰富的创作细节。

博洛尼亚插画展以“创意、教育价值和艺术设计”为标准,向获奖插画师颁奖并出版插画年鉴。每届都有来自世界几十个国家的数千位艺术家提供数千幅作品参展,代表着世界童书插图的国际水准和方向。

汉斯€€克里斯蒂安€€安徒生奖,是由IBBY所设立的奖项,奖励“对儿童文学作出持久贡献的作家或插图画家”。

图片 12《封面》苏珊娜·贝尔纳 博洛尼亚插画展(2017年作品展)作品

图片 13杰拉尔丁安里布《风景和生物》

国际安徒生奖是儿童文学的最高荣誉,被誉为“儿童文学的诺贝尔奖”。是“作家奖”而非“作品奖”,一人一生只能获得一次,是属终身成就奖,表彰的是该作家一生的造诣和建树。

  尤记得去年五月,一波波年轻父母,带着他们从小阅读绘本成长的孩子,来到“安徒生插画展”现场,像寻访故友一般寻觅作品中熟悉的人物和场景。比如安东尼·布朗作品《我爸爸》、《我妈妈》,猩猩“威利”系列作品等是近年来最为风靡的绘本作品,几乎成为人手一册的儿童读物。当在展厅中与那只胆怯又坚强、敏感又热情的黑猩猩威利相遇时,就像面见偶像般充满惊喜。

展览开幕式汇集了国内多位资深儿童文学作家、插画家、绘本创作者、和绘本研究者。在谈及国内童书创作的得失和未来时,儿童文学家梅子涵表示,中国的作家跟画家,在对图画书的认识上面水平都不高,因为他们这代人,包括现在的差不多20、30岁的这一批年轻父母,小时候都缺少图画书的阅读经历,因而在童书创作方面有一些天生的缺陷。

1956年初设时只有文学奖,1966年增设插图奖,每2年颁发一次,前者被某些媒体称为“诺贝尔儿童文学奖”。国际安徒生文学奖是以丹麦童话作家汉斯€€克里斯蒂安€€安徒生的名字建立的,获奖者会从丹麦王后手中接过奖牌,奖牌的正面是半身安徒生像。

图片 14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奖得主安东尼·布朗 猩猩“威利”系列

我们的原创图画书现在处于一个重新起步复兴的阶段,这要得益于这些年很多出版社致力于做一件事情,就是把西方的优秀图画书引到中国来,经历了这20年左右的引进和市场培育,中国的作家跟画家,尤其是儿童文学界和美术界看在眼里,于是开始了原创绘本的创作。梅子涵认为我们不能把原创图画书的速度推得太快,引进学习很重要。

2016年中国作家曹文轩教授获世界儿童文学最高奖€€€€“国际安徒生奖”,实现了华人在该奖上零的突破!历届获提名中国作家和画家有:孙幼军/裘兆明、金波/杨永青、秦文君/吴带生、曹文轩/王晓明、张之路/陶文杰。

  引进绘本:从惨败到井喷

图片 15陈又凌《猫骑士》

今年,中国著名插画家熊亮先生以其独特的艺术成就脱颖而出进入国际安徒生奖短名单,意义重大。

  一波波插画原作展纷至而来背后,是近几年掀起的绘本出版热潮。

儿童文学家殷健灵谈及中国的图画书创作方面的几个问题,她认为:“首先我们没有一流的画家来参与图画书的创作,一流的画家都被市场经济牵着走,不屑于来参与做儿童的插画;其次,中国不是没有图画书的历史,比如过去有非常优秀的《小马过河》、《小蝌蚪找妈妈》,只是后面一个阶段出现了断层,一直到近十几、二十年来图画书似乎成为了一个舶来品,而过去年代中国画图画书的都是一流的作家、画家,现在画图画书的据我所知大多数都是美术学院的学生,所以我们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人才。”

安徒生奖短名单

  据上海少儿出版社资深图书编辑费嘉介绍,我们现在绘本的发展速度是迅速的,体现在数量上,仅2016年一年引进绘本就达到四五千种,原创的绘本有2000多种,并于2017年达到最高峰。

图片 16黄雷蕾《去远方》

- 作家 -

图片 17《法国历史》让-路易·贝松 博洛尼亚插画奖1985年作品

插画研究者费嘉认为,我们现在绘本的发展速度是迅速的,体现在数量上,仅去年一年引进绘本就达到四五千种,原创的绘本有2000多种,但质量上有待提高,总体质量不是太高,我们引进那么多绘本,但是我们的原创绘本有多少输出去了,这是个很严峻的问题。

Marie-Aude MurailFarhad HassanzadehEiko KadonoJoy CowleyUlf Stark

  绘本在国外经历了百余年的发展历史,在国内掀起不过近十年的事情。费嘉依然记得他在1997年初次接触到绘本时,内心的那种震撼:“那是一本俄罗斯绘本,第一次看到这种绘本觉得非常精美,一幅幅有点像博物馆陈列的世界名画。当时大陆还没有绘本的概念,市面上在售的儿童图书更像是彩色连环画,一段文字对应一幅图画,简陋很多。”

图片 18卡米拉维克曼《123和ABC》

- 插画 -

  1999年,作为大陆最早吃螃蟹的人,二十一世纪出版社社长张秋林引进了一套德国的绘本《彩乌鸦系列》,规模很大,共计26本,算是国内最早引进的绘本版本,结果却惨淡收场,卖不动,那些绘本的结局就是作为礼物送给作者了。

著名插画家周翔认为,从现在的创作者来看,技巧表达似乎都不输国外的插画家,我们跟他们似乎只差一步,但这是非常艰难的一步。“我们和世界的距离差在什么地方?是对象感。你真正为儿童在创作吗?这很难说,包括我自己,因为角色没有转变过来,老是认为自己是一个艺术家,我是画画的,我要表达。做童书的时候一定要考虑孩子,图画书我一直认为它实际上是塑造明天民族未来的一个土壤。”

Pablo BernasconiLinda Wolfsgruber熊亮Iwona ChmielewskaIgor OleynikovAlbertine

图片 19《彩乌鸦系列》十周年版

图片 20迪帕科《阿尔贝蒂低音》

插画奖获得者

  “早期一些视野开阔的出版人尝试过引进绘本,但市场销路普遍很悲哀,这主要归因于市场,而不是出版人” 费嘉说,“当时的家长接受不了一本卖二三十块钱的书只讲一个故事。当时市面上20块钱一本的童书起码包含十几个故事,一页有12幅图,割成一个个小格子,图很小,文字很简单,这样的书最畅销。”

本次插画展策展方之一,蒲公英童书馆总编辑颜小鹂表示,博洛尼亚插画展不仅是一个童书出版源头,更代表了世界图画书创作标杆。所以他们经过了五年努力,终于将这个国际顶尖插画展览引进到中国大陆,并将持续做下去。

Igor Oleynikov

  2004年,台湾信谊出版社跟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合作出版了《猜猜我有多爱你》,这是最早进入到大陆又引起普遍关注的引进绘本,创造了很好的销售纪录,可视为绘本出版的一次里程。大卖的主因是80后逐渐为人父母,在更为开放的信息环境下,他们能接受这种图文紧密结合,甚至插画占主导形式的绘本,在挑选读物时不贪多,更加注重品质。

图片 21玛丽亚佛洛伦西亚卡佩利亚《宴会》

Igor Oleynikov是一位不可多得的设计大师,他为人们创造了无数美丽、充盈的作品。它们深深植根于俄罗斯传统文化,但是又是如此新颖,让人眼前一亮、忍不住地惊叹。他懂得如何展示传统文本,深知历史的重量。同时,他不断挑战自我、挑战艺术,将文化的底色化身为复杂巧妙、极具张力与力量,并且充斥着感情的一件件作品。

图片 22

上海站展览期间,还将举办八大主题的插画沙龙,不同主题的插画课堂和工作坊,举办至少10场论坛、沙龙、插画师工作坊、讲座等活动。上海站展期至10月7日,之后将移师至深圳、成都、西安、济南等城市。

其他插画提名

图片 23童书《猜猜我有多爱你》内页 原版(上),中文版(下)

图片 24佛朗西斯科朱斯托齐《犯罪地点》

作家、画家、绘本艺术家。是中国原创绘本领跑者;推动中国原创绘本发展的先锋和导师;作品被翻译和在海外获奖最多的中国绘本代表作者之一。

  《猜猜我有多爱你》这部作品的成功引起了业界和受众对绘本的关注,各大出版社纷纷开始引进国外绘本。第一拨大量引进的是得奖作品,比如获得美国凯迪克大奖作品,安徒生奖插画奖得主作品,布拉迪斯拉发双年插画奖作品等,这些顶着国际大奖头衔的绘本,一经面世,总是更容易受到读者的青睐。

图片 25法蒂玛卡西米《我的漂亮妈妈》

第一个在中国提出和推动绘本“纸上戏剧”概念,其绘本立意根源于中国传统文化和东方哲学;画面注重线条和墨色感,但结构和语言表达却不受传统束缚;现代、简练、纯真,有着独特的幽默感和诗意;能轻易被孩子、甚至不同文化的读者理解,极富情感表现力。

  得奖作品被轮番引进过后,出版社开始派人去博洛尼亚童书展等国际知名书展上选书,而后国外的版权代理公司也相继进驻上海、北京等以便更好的推介他们的作品。

图片 26太和麦田《家》

出版作品:三联书店《金刚师》《梅雨怪》《野孩子系列》《情韵中国》《绘本中国》等。

图片 27《坐鲸鱼巴士去旅行》玛丽安·马利 博洛尼亚插画展(2017年度作品展)

Pablo Bernasconi

  据费嘉介绍,随着绘本在国内市场日渐风靡,全国500多家出版系统,不做儿童图书出版的已经凤毛麟角了。在数量上也是惊人的,全国500多家出版社仅2016年一年引进绘本总量可以达到4000多种,2017引进绘本达到最高峰,一些民营图书出版企业、工作室等都加入到版权引进的大军里。

Linda Wolfsgruber

  “少儿绘本现在成为出版社的盈利大户,做起来比较简单,别人的版权买过来一翻译就行,相较于做原创图书要简单得多。但是这几年,国外绘本版权费也跟着水涨船高,也是因为国内热捧导致的,引进的版权费尽管高,但是引进的好绘本出版社还是挣钱。”

Iwona Chmielewska

  原创绘本不要搞大跃进

Albertine

  “我眼中最好的绘本第一文字有趣,不能俗套,然后图画画得精彩。”这是资深儿童图书编辑眼中的好绘本。“好的绘本必定是文中有图,图中有文,图文紧密结合,相得益彰。文字要表达的是图画的未尽之处,画面上出现的东西,文字没有必要再去叙述一遍;图画也不能沦为对文字的纯粹图解。”

€€本文图片及资料源自网络

  当下的绘本市场,一方面由引进绘本占主导,绘本原创力不足;另一方面原创绘本数量庞大,呈现大跃进之势。

由Hiiibrand编译

图片 28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奖得主 斯凡·欧特《安徒生童话》

新浪微博:@设计赛sjs373

  “国外创作一本绘本,要画一两年,出来后起码可以卖十年二十年,我们现在是大跃进,两三个月一套绘本出来了,看似繁荣,但是能输出去的,真正吸引人家买你版权的,真的是凤毛麟角。”费嘉说。

  “现在原创绘本泛滥,一年能出几千种 。原创绘本不能搞大跃进,这是连环画的前车之鉴。连环画从解放初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是多么火红的东西,深入生活,耐人寻味,从小孩子们都是看连环画长大,到1985年连环画大跃进,粗制滥造,把这个行业搞垮了。绘本的市场潜力很大,如果方式不对,急于求成,市场也会消失。”

图片 29《这是什么动物》薛蓝·约纳科维奇 博洛尼亚插画奖2006年作品

  国际上很多绘本作者文图都自己创作,从故事结构,到人物塑造,到画面内容可视作一个有机整体;国内的原创绘本,很大程度上还停留在儿童文学作家出文字,然后找个插画家来配图,他们也没有真正理解绘本的概念,出来的效果文字和图画生硬、割裂。

  在费嘉看来,真正成熟的绘本创作,文学应该是退后的。“画家成长起来,编辑成长起来,文本退后,目前好的编辑不存在,画家的文本能力又较弱,所以存在文本指导绘画,作家跑到画家前面来的状况。包括现在的评奖,画画的凤毛麟角,都是儿童文学作家来主导。”

图片 30《大教堂:教堂的建造故事》大卫·麦考利 博洛尼亚插画奖1973年作品

  不过国内原创绘本也出现了值得欣喜的变化,越来越多的美院开设插画专业,成立绘本研究室,为这个领域输送专业的美院毕业生。越来越多的年轻插画师开始尝试自编自画的创作形式。比如70后插画家熊亮,作为国内原创绘本的领军人物,他以自编自画为主,作品获得广泛认可并向国际输出版权;这几年涌现出一些好的原创绘本,比如黑眯的《辮子》、郭靖的《独生小孩》、于虹呈的《盘中餐》、马岱姝的《树叶》等,这些作品有些得了国际上的大奖,有些输出了好几个国家的版权,关键这些画家也都是文、图全部承担。这些画家还非常年轻,前途无量。只是在整个绘本巿场上,还觉得少了一点。“我们的画家最好能成长起来自编自画,这是原创绘本最好的出路。”费嘉说。

图片 31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奖得主 柯薇塔·巴可维斯基 (Květa Pacovská)《我床边的怪兽》

本文由奔驰彩票官网发布于京剧,转载请注明出处:  纷至而来的国际插画展背后,日本著名儿童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