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奔驰彩票官网 > 京剧 > 此次银座国际2014秋拍倾力推出的冬皇故物专场中

此次银座国际2014秋拍倾力推出的冬皇故物专场中

文章作者:京剧 上传时间:2019-11-03

1949年,在上海闻人杜月笙的一再邀请下,孟小冬随其一家迁居香港。此时,这位青帮大佬已是贫病交困,靠着他寄存在宋子文处的一笔钱应付一家开销。杜家大厦将倾,能干的四夫人姚玉兰负责内外事务,孟小冬则陪伴于杜月笙身边,悉心照料。这份情义,成为杜月笙在风烛残年的安慰。

2014年10月16日下午2点,北京银座国际2014秋拍冬皇故物专场、孟小冬基金会捐赠孟小冬珍贵录音及余音绕梁京剧名家名剧演唱会新闻发布会在北京昆仑饭店隆重召开。孟小冬女士国剧奖学基金会董事、孟小冬外孙金祖武先生,传记文学学会会长、大陆最全面的孟小冬传记《氍毹上的尘梦》作者万伯翱先生,北京京剧院副院长李师友先生,中国戏曲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戏曲研究所所长傅谨先生,北京京剧院著名京剧余派老生演员陈志清先生,上海京剧院著名京剧余派坤生演员王珮瑜女士,中国戏曲学院戏曲研究所特约研究员、上海电视台导演柴俊为先生,银座国际董事长田俊女士,执行董事徐斗先生以及总经理张黎明女士出席了此次发布会。在发布会除现场宣布这批孟小冬旧物即将现身银座国际2014秋拍外,孟小冬基金会在现场将世所罕见的、孟小冬生前私人录制的珍贵原版录音带的数字资料赠与中国戏曲学院,以望填补戏曲历史、学术等领域的空白。与此同时,银座国际亦将联合孟小冬基金会、北京京剧院、北京电视台科教频道,将于11月13日在梅兰芳大剧院共同呈献余音绕梁京剧名家名剧演唱会暨冬皇故物专题展览。一代冬皇孟小冬故物将现银座2014秋拍 注重文化价值的推动作用此次银座国际2014秋拍倾力推出的冬皇故物专场中,将为广大藏家呈献伴随孟小冬大半生的一批珍贵名家书画、原版录音带、首饰、家书、生活用品、老照片等50余件珍贵物品。这些故物是研究孟小冬、杜月笙等民国风云人物的重要参考资料,具有相当重要的文物价值、学术价值与欣赏价值。据银座国际总经理张黎明女士介绍,本专场的准备时间长达一年之久,每件拍品都邀请到相关的专家学者来进行梳理,弥足珍贵。在国内艺术品拍卖市场竞争愈发激烈的状况下,各大拍卖行纷纷寻找新的发展点,近年来市场及藏家关注的重心也从价格回归到作品本身,注重作品文化底蕴的挖掘、注重文化价值对商业价值的推动作用也成为新策略之一,银座对此次所推出的冬皇故物专场中的拍品所进行的文化梳理及推广工作,或许正是以此为契点,迈出其多元化方向发展经营的步伐。值得关注的是,此次秋拍所推出的故物中有溥儒先生在香港亲赠孟小冬的《观音像》,画面朴素简洁,笔意连贯流畅,墨色浓淡相宜,造型精准生动,为溥儒先生的用心之作,而后经孟小冬带回台湾一直悬于自家客厅;梅兰芳、余叔岩所绘折扇《梅花》,原为《谈余叔岩》的作者、资深京剧票友孙养农藏,后因感念孟小冬在港期间的关照,同时又得知此物对她的特殊意义,最终赠予孟小冬;杜月笙与孟小冬定情之物一枚重达17克拉的祖母绿戒指,是杜月笙唯一赠予孟小冬的珠宝首饰;《郝寿臣脸谱集》系解放后周恩来总理委托《大公报》社长费彝民赠予孟小冬的珍贵物品每一件故物的背后都承载着一段历史的故事,如今现身拍场,无疑是睹物思人,让我们一起去追溯一代冬皇孟小冬的往昔岁月。 此外,孟小冬基金会此次捐赠给中国戏曲学院的数字资料,是新发现的孟小冬遗音,总计约25小时左右的录音。主要是孟小冬本人演出和晚年吊嗓的录音以及她曾经欣赏、研究的一些京剧资料。孟小冬早年即谢绝舞台,仅在1947年于上海演出两场《搜孤救孤》,留有实况录音,之后完全放弃演艺生涯,而且不灌唱片,不上电台录音。平时在家吊嗓教学留下的录音,均为学生们私人录制。孟小冬去世以后,台湾曾精选这些私人录音,出版两盒《凝晖遗音》录音带。八十年代末,孟氏遗音通过各种渠道进入祖国大陆,陆续在上海、天津等地出版。经认真比对,此次捐赠孟氏遗音中,有不少两岸均未出版过的版本,是孟小冬在不同时间里吊嗓的录音。其中《洪羊洞》托兆的散板,《二进宫》的散板等都是以前出版物中未见的内容。特别有意思的是《法门寺》的吊嗓录音。此剧是余派秘籍,余派传人会此戏者均秘不示人。孟小冬也不例外。以前的出版物仅出过几段孟氏唱的散板,因辗转复制,声音模糊。而这批录音中保存的版本录得相当清晰,尤其是在唱完老生的四句散板后,孟小冬还兴致很高,反串了花脸刘瑾的四句唱,实属难得。另外,这批录音中保存的不少唱段,比已经出版的录音音质更清晰、饱满,可能是这些录音比较原始的版本。还原真实风采 冬皇故物专题展即将盛大开启孟小冬,年少成名,十二岁首次登台于无锡,十四岁便在上海乾坤大剧场与名角粉菊花、露兰春、姚玉兰等同场献艺,当时的评论界赞她扮相俊秀,嗓音宽亮,不带雌音,在坤生中已有首屈一指之势。十八妙龄为谋求更高的艺术发展和追求,北上深造,花信之年即称皇艺坛,后几经周折终拜余叔岩做关门弟子,成为余派唯一的女弟子。在余派弟子中,孟小冬堪称为得其真传者,她程门执辔,苦修五年,以惊人的毅力和虔诚地态度继承了余派的衣钵,身肩重责,将余派曲艺传播大江南北。1947年,孟小冬于上海的中国大戏院举办告别舞台义演,被菊坛盛赞为广陵绝响,结束了粉墨生涯的她由绚烂归于平淡,逐渐淡出了戏迷的视线。此后她坚持在香港课徒传艺,晚年移居台北仍坚持传授余派曲艺而直至1977年去世。一代冬皇以高尚的艺德,受到京剧界广大同行的尊崇。孟小冬取得的成就,为京剧女演员在戏曲舞台上争得了应有的地位,倾动众生的同时也在中国近代戏曲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冬皇阔别舞台已半个多世纪,而孟小冬去世亦有三十余年,为了使广大热爱余派京剧艺术的戏迷、爱好者再次一睹往昔梨园冬皇的精彩表演,银座国际将与北京京剧院、北京电视台科教频道通力合作,隆重举办余音绕梁京剧名家名剧演唱会,届时除邀请北京京剧院多位名家清唱余派经典曲目,还邀请有小冬皇美誉的京剧名家王珮瑜和名净邓沐玮彩唱全本《搜孤救孤》。当日,京、津、沪三地名角汇集梅兰芳大剧院将再现昔日满堂彩的盛况,广陵绝唱将重返人间。与此同时,银座国际的团队将携此次征集的孟小冬旧物,盛大开启冬皇故物专题展,将一件件孟小冬生活起居的贴身之物、与友人交游的馈赠之物、与杜月笙相守相伴的定情之物诚意呈献。通过展览,拂去历史的封尘,竭力为广大钟爱孟小冬艺术的各界戏迷朋友及民国历史爱好者还原一代冬皇的真实风采。

杜月笙病逝于香港后,同为京剧老生的姚玉兰带着子女迁居台湾,孟小冬则留在香港,带徒授课。1950年代,孟小冬迁居台湾,与姚玉兰一家相依相伴,从容而平静地度过了人生中的最后时光。

编辑:张辉

孟小冬的传奇经历,可以透过她留存于台湾的遗物窥见一二,尤其是她走入杜家后的恬淡生活。今年秋拍,台湾孟小冬国剧奖学金基金会、孟小冬家人以及好友一起将她的多件遗物委托于北京银座拍卖公司上拍,汇聚成为本月底的“冬皇故物”专场。

这些旧物,包括生前使用的物品、159张老照片、绝版录音资料、珠宝、书信与字画。其中一封孟小冬写给姚玉兰女儿杜美霞的信,信中叙述了当时在香港的孟小冬想要托人买椰子糖带给台湾“乖孙”的事情。

孟小冬笔下的“乖孙”是杜月笙与姚玉兰的外孙金祖武。孟小冬身在台湾时,族中的孙辈大都迁居国外,男孩之中,只有金祖武留在两位外婆身边。

孟小冬在台湾刻意低调,以至于当时金祖武并不知道他的“孟外婆”曾是执余派牛耳的一代“冬皇”。他记得,小学时,自己曾报名京剧兴趣小组,孟小冬自告奋勇为他说戏,金祖武却答以“老师自会教我”。直到孟小冬在他12岁那年逝世,小男孩眼见党政要员、故旧门生还有新闻记者蜂拥而至,连续数日吊唁,才知道那个与自己朝夕相处的老太太竟然曾有如此辉煌曲折的过去。

1977年,孟小冬的故旧、门生以及杜家成员组建了“孟小冬国剧奖学金基金会”,筹措到100万元新台币,每年为台湾京剧学子颁发奖学金。现在,作为基金会的董事,金祖武觉得当年这100万元新台币的购买力已是急剧缩水,争取资金支持颇为艰难。孟小冬家人与基金会决定将这批遗物拍卖,所得用于充实基金会的运转。

“冬皇”的另一面

不论在名声正隆之时的暂别名利,向余叔岩潜心学戏5年;还是顶着舆论压力,毅然离开梅兰芳,爱穿男装的孟小冬一直好强而坚韧。但在金祖武的记忆里,晚年孟小冬则是温和随顺、过着朴素安宁的生活。

“我从来没有见到她在外人面前显露不愉快的神色。”金祖武说,“即便是家中佣人、狗老师(孟小冬爱狗,便请人专为她照顾狗),她也总是和颜悦色,非常礼貌。”

“我的两位外婆都涵养极好,从来不指责别人。行事风格却完全不同。姚外婆就相当于家里的外交部长,孟外婆基本从来不见外人。”在金祖武看来,孟小冬的封闭,一方面是孤高的性格使然,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她当时身体已经每况愈下,每每出门又要梳洗打扮良久,所以经常闭门不出。

“她对很多党政要员和商界大佬的邀请坚决不受。不属于她的东西,她决不染指。”金祖武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独家专访时说。

在他的记忆里,孟小冬仅有一次稍显严厉。有一天,金祖武放学后来到孟小冬家,蹦到她面前说:“嗨!外婆。”“嗨什么?出去,重来。”孟小冬这样回应不够庄重的问候方式。银座拍卖的一封书信,即是孟小冬叮嘱杜美霞要教导“乖孙”金祖武恪守礼节。仅有的社交场合,孟小冬与姚玉兰都会将年幼的金祖武带在身边,让他学规矩、明世事。

孟小冬生活极其简朴,一餐常常就是一碗拌面,金祖武去了则会加一道鸡蛋。每每吃完晚饭,两位老太太便会坐在一起,叙旧谈天,消磨时光。或是再邀三两好友,打几圈麻将,再到天福楼吃上海菜,去“高记”吃生煎包与粉丝汤。

孟小冬不会画画,但喜爱艺术。她与书画家张大千、溥儒皆为知交。在摄于1960年代的照片《孟小冬于香港李祖莱家留影》中,赫然可见一件张大千的工笔人物画作《惊才绝艳》,巧的是,此作在不久前的苏富比香港秋拍中以6620万港元成交。

早年,溥儒曾带孟小冬进入紫禁城玩耍,末代皇后婉容赠予他们各一块西洋怀表。拍品中的一张旗装照便是她盛装入宫时的留影。对于现代人来说,这照片与怀表是一个历史转折点的记录,也是两位文艺名人交往的见证。解放后,溥儒又将用心之作《观音像》赠予她。后来此画被孟小冬带到台湾,悬挂于客厅。

另有一把扇子对于孟小冬来说更是意味深长:那是由梅兰芳、余叔岩合作的书画作品,一面是曾经的丈夫梅兰芳画的水墨梅花,另一面则是恩师余叔岩所题书法。折扇最早的主人是京剧票友孙养农。1949年迁居香港之后,他受孟小冬颇多照顾,为表示感谢,也有感于这把扇子对孟小冬的特殊意义,便转赠给她。

虽然早已阔别京剧舞台,孟小冬也偶尔会约上姚玉兰和其他好友一起在家中唱戏吊嗓,过过戏瘾。这次上拍的旧物中还有一批孟小冬的磁带和唱片,经过修复和数字化之后,得到总计时长25小时的录音,主要是孟小冬本人演出和晚年吊嗓的录音以及她曾经欣赏、研究的一些京剧资料。其中《洪羊洞》“托兆”的散板、《二进宫》的散板等都是以前出版物中未见的内容。特别有意思的是《法门寺》的吊嗓录音。“此剧是余派秘籍,余派传人会此戏者均秘不示人。孟小冬也不例外。以前的出版物仅出过几段散板,因辗转复制,声音模糊。而这批录音中保存的版本录得相当清晰,尤其是在唱完老生的四句散板后,孟小冬还反串了花脸刘瑾的四句唱,实属难得。”中国戏曲学院戏曲研究所特约研究员柴俊为告诉记者。

拍品背后的沧桑

2009年,中国传记学会会长万伯翱在台湾举办《孟小冬:氍毹上的尘梦》首发式。金祖武参加了当晚的宴会,同时出席的还有此前与杜家素不相识的银座拍卖总经理张黎明。闲谈间,张黎明知道孟小冬家人手中尚有一部分遗物,便想策划一次专场拍卖,从萌生想法到真正落定,前后历经5年。

奔驰彩票官网,此时上拍,也有孟小冬基金会在社会担当上的考虑。

“蒋介石时代,台湾人称京剧为‘国剧’,现在早已不这么叫了。但我依然称它为‘国剧’。”金祖武说。孟小冬基金会成立近40年,以她的名字命名的基金会始终被称为“国剧奖学金基金会”。

在台湾,学习京剧的学校正在压缩、基金会在社会上筹款也面临着诸多困难。金祖武认为,背后的根源则是政治。“李登辉执政后期直至陈水扁上台之后,政府开始去中国化,传统文化受到打压。”

“现在,情况也没有多少改善。京剧在台湾的环境非常艰难,受到各方面的影响,与蒋介石时代的待遇已经天壤之别。”金祖武说。

此前,孟小冬基金会每年发奖学金给台湾戏曲学院的京剧科系。受制于经济资源,学校的运转捉襟见肘,同时,专业学习京剧的学生又大都出自清寒之家。“就我们目前的经费来说,援助他们是非常困难的。所以想通过拍卖完成基金会的职责,这样能够不求别人。”金祖武说,“况且,如果再不由专家处理,纸张和录音的保存也很成问题。”

那套失落于“中华文化总会”的《凝晖遗音》卡带也将出现在拍场上。金祖武希望,孟小冬继承自余叔岩的京剧造诣能够流传下去。

本文由奔驰彩票官网发布于京剧,转载请注明出处:此次银座国际2014秋拍倾力推出的冬皇故物专场中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