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奔驰彩票官网 > 黄梅戏 > 睿心天地——贺友直艺术回顾展,展览汇聚了贺

睿心天地——贺友直艺术回顾展,展览汇聚了贺

文章作者:黄梅戏 上传时间:2019-11-25

图片 1 《朝阳沟04》中华艺术宫藏 图片 2 贺友直 图片 3 贺友直自画像

图片 4

 

  11月21日是著名连环画家贺友直的生日。这一天,“睿心天地——贺友直艺术回顾展”在北京画院美术馆开幕,展览汇聚了贺友直创作的连环画及风俗画代表作,通过100余件作品回望贺友直的艺术人生。对于7个月前贺友直的离去,画家陈丹青在展览画册中直言,“今岁‘贺友直’走掉了,一大群老去的小人书读者们怕得承认:连环画时代真的消歇了”。据悉,展览将持续至2017年1月3日。

2016年11月21日,北京初雪,适逢中国美术奖终身成就奖、著名连环画家贺友直先生95岁的生日。上午十点整,由中国美术家协会、北京画院、中华艺术宫共同主办,北京画院美术馆承办的睿心天地贺友直艺术回顾展在北京画院美术馆隆重开幕。同时,展览座谈会也于北京画院六层举办。

2016年11月21日,是贺友直先生的95岁生日。这一天,北京迎来了入冬的初雪——瑞雪吉祥兆,似乎冥冥之中带着贺友直先生回到人世之间,和亲友、学生、慕名而来的观众一起,齐聚一堂,见证“睿心天地——贺友直艺术回顾展”的开幕。白描人间悲喜,方寸之间睿心天地,在这里,人们观赏这位前辈的艺术创作,更为他的为人和风骨而感动。

  画家遗憾 贺友直没有等到开展这一天

展览现场北京画院副院长、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吴洪亮主持开幕式北京画院院长王明明致辞贺友直先生生前好友,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毛时安先生致辞艺术家、艺术评论家谢春彦先生致辞

图片 5

  这次展览涵盖了贺老各个阶段的代表作,不仅有《儿时玩耍》《二十四孝故事》《新加坡双林寺建寺历史画》《十二月历图》《水浒十丑图册》等风俗画作品,还有来自中华艺术宫藏贺友直的最具代表性连环画作品《山乡巨变》《朝阳沟》及自传体连环画《我自民间来》。

本次展览分为我自民间来山乡巨变朝阳沟十二月历图二十四孝图新加坡双林寺建寺历史画稿等几大系列,汇聚了贺友直先生的连环画及风俗画代表作百余幅,详细而系统地回顾了贺友直的艺术历程,以共同纪念这位连环画大师。

2016年11月21日,“睿心天地——贺友直艺术回顾展”于北京画院开幕

  开幕当天,北京下起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贺友直生前的亲友冒雪前来参观展览,共同纪念这位连环画大师。贺友直长子贺治平在开幕致辞中表示,“父亲生前期待着这次画展的展出,用他的话来说,这(《儿时玩耍》)是他最后一部比较完整的作品”。

此展是自2007年北京画院美术馆推出的二十世纪中国美术大家系列展中的第41个展览,也是继2009年方寸回望贺友直连环画原作展之后,贺友直的作品第二次亮相北京画院美术馆。

 

  北京画院院长王明明带记者来到《儿时玩耍》这套作品前,“这是贺老生前捐给北京画院的一套作品”。王明明回忆,去年这个时候,他到上海拜访贺友直,“当时,他表示要把这套作品捐给我们”。王明明提出了办展的想法,“他特别高兴地说,‘我主要不是为了办展览,是为了到北京来看一些老朋友,跟他们会一会’”。遗憾的是,贺友直没有等到这一天。

艺术家、批评家陈丹青先生致辞贺友直亲属致辞北京画院院长王明明为贺友直夫人谢慧剑女士颁发捐赠收藏证书

图片 6

  纸上“做戏” 平民视角白描世间人情冷暖

睿智生活,图画里白描世间真情

展览开幕现场嘉宾合影

  贺友直1922年出生,祖籍浙江宁波镇海县。“我只有五岁时,妈妈就去世了。我仍然记着,出殡队伍里有不少戴红帽子的人,我捧着一个红漆的木盘,大人告诉我,木盘里竖的木牌是我的妈妈,我很不能理解,只觉得这队伍有趣”,这是贺友直自传性连环画——《我自民间来》中,第二图画的独白。

我国连环画的创作兴起于二十世纪初的上海,五十年代后进入创作黄金期。连环画在中国的产生和发展都是立足于对社会发展的记述、表现与宣传。贺友直是二十世纪最具代表性的连环画家之一,共创作《山乡巨变》、《李双双》、《白光》、《朝阳沟》、《小二黑结婚》等百余本,近万幅连环画作品。从生活中捕捉感觉,从传统中寻找语言,从创作实践中发现自己,贺友直总结的三句真经全面地概括了老先生连环画创作的要义。从生活中来、到生活中去已经成为了他的创作的灵魂。贺友直的创作反映出他植根于生活的创作态度。他精心研习传统绘画技法,从传统中寻汲取养分和灵感,用富有生命力的白描形式将现实生活与中国传统绘画手段进行巧妙的结合。他在创作实践中反复探索,沉到生活中,浸到创作中,总结出四小的连环画创作规律小道具、小动物、小动作、小孩子。其重要的连环画作品《山乡巨变》经过两次反复易稿,丢掉了自己过往的创作方法与形式,从传统中找到出口,发现属于自己的艺术语言。《山乡巨变》后的《朝阳沟》,贺友直没有重复自已以往的创作,开始突破文字脚本的条框,不再用图画翻译文字,而是开始思考如何发挥绘画的创造性,在文字的要求下再度创造与阐释,有意识地带入情感化的表现。他的作品已独立于文学作品之外而具有独特的审美价值。贺友直的连环画作品走进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成为了当时颇具时代精神的艺术象征。

图片 7

  从《我自民间来》可见,贺友直的成长可谓是从贫苦中走来,这也是贺友直在日后创作时,以“平民视角”刻画底层民众的内在原因。贺友直在央美教书时的同事、著名画家杜健认为,贺友直就是一个平民艺术家,“他不仅描绘了很多劳苦大众普通的生活,而且他走了进去,把自己在里头发现的美感、对这些人的人文关怀画到了淋漓尽致,是深刻的,而不是装腔作势,这一点是很多艺术家没有达到的”。

开幕现场嘉宾合影

展览现场

  展览上呈现的《山乡巨变》,是一部典型的以平民视角创作的连环画巨著。为了画活这部作品,贺友直两次前往周立波小说《山乡巨变》中描写的湖南益阳。在那儿,他就像是生活在湖南山村里的农民一样,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1964年,《山乡巨变》一经发表,便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贺友直尽管只接受过小学教育,但他却如一位大彻大悟的智者,有着独立的思考,为人低调、谦虚。贺友直曾任中央美术学院连环画年画系教授,他要求学生研究传统,鼓励学生探索创新,走出自己的路。任教期间,讲课最受学生欢迎的老师便是他。贺友直也是一位心胸开阔、乐观豁达的老者,幽默、风趣,蜗居在巨鹿路的四室一厅中持续不断地进行着创作。尽管在连环画创作上取得了一系列成就,贺友直却说我只是个画小人书的。

本次展览由中国美术家协会、北京画院、中华艺术宫共同主办,北京画院美术馆承办。汇聚了贺友直先生的连环画及风俗画代表作,以百余幅作品回顾贺友直的艺术历程,共同纪念这位连环画大师。此展作为自2007年北京画院美术馆推出的“二十世纪中国美术大家系列展”中的第41个展览,也是继2009年“方寸回望——贺友直连环画原作展”之后,贺友直的作品第二次亮相北京画院美术馆。

  然而,在贺友直心里,让他最得意的作品不是《山乡巨变》,而是《朝阳沟》。“贺老师曾跟我说,‘待到画完《朝阳沟》时,自己懂连环画了’。”评论家谢春彦说。对于贺友直而言,在《朝阳沟》的绘画表现上,他追求的不再是对现实生活情景的逼真再现,而是有意识地带有个人化、情感化的审美趣味。

宽广心田,方寸间记载人文风俗

图片 8

  贺友直“纸上做戏”70余年,他的作品被后辈视为“入门临本”,“我们从小就崇拜贺老师,学画画时,《山乡巨变》必临不可”,现已年逾古稀的著名装帧设计师吕敬人说。在《山乡巨变》中,贺友直经过苦心钻研和学习中国传统线描的画法,他找到了自己的路子,“用略带有夸张、变形的,又有些装饰化的线描手法来描绘人物和场景”。

1996年起,贺友直转向风俗画的创作。期间先后创作了《贺友直画三百六十行》、《申江风情录》、《儿时玩耍》、《走街串巷忆旧事》等多组表现老上海社会风俗的系列作品及《贺友直画自己》、《我自民间来》、《生活记趣》等自传体连环画。贺友直曾说:我转到风俗画,转得自然,转得合适。老上海、旧街巷、市井生活、人间百态,这些都在我的脑海里,拿起笔就能画,得心应手。贺友直的这种转变,是他对连环画创作的坚持与豁达,也让他的连环画创作在连环画整体消退的形势之下有了新的生命与活力。他将编文与绘画二者集于一身,自编自绘。他用连环画这门自己画了一生的绘画艺术形式,记录了一处处、一件件、一种种的地域文化和民间故事,在方寸间细腻生动地记录并再现了民俗民风,具有特殊的文献价值与艺术价值。

北京画院副院长、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吴洪亮主持展览开幕

  晚辈讲述 他是“连环画王国里的堂吉诃德”

学术研讨会现场谢春彦先生主持学术研讨会

图片 9

  吕敬人自称是贺友直的“入室弟子”,“什么时候入的呢?是40多年前在广阔的天地间入的”。那会儿,吕敬人和冯远等一批人在黑龙江插队,“在那样一块很贫瘠的文化天地里,我们日日盼着能够学到一些东西。人们一般都说‘天上掉下个林妹妹’,而我们的天上却突然掉下个‘贺老头’。因为都喜欢画画,所以我们和贺老经常混在一起”。

从1949年开始画连环画,贺友直心中一直觉得由国家保存是他的作品的最好归宿。迄今为止,贺友直家中的作品多数都已捐赠。2015年,贺友直将其九十一岁时创作记录了他对故乡儿时记忆的风俗画作品《儿时玩耍》捐赠予北京画院收藏。2016年,新加坡的张美寅先生向北京画院捐赠了自己收藏的一系列贺友直风俗画与连环画作品及图稿,包含《二十四孝故事》、《新加坡双林寺建寺历史画》、《十二月历图》、《水浒十丑图册》等。这些作品也都将首次在北京与观众见面。

北京画院院长王明明致辞

  吕敬人认为,在今天的多媒体时代,人们已经游离于生活,“而贺老最重要的是深入生活,这种深入生活是扎扎实实蹲在基层去观察的。在和贺友直同吃同住同劳动同创作中,我懂得什么叫创作、怎么去生活,艺术的生活不是高高在上,是扎扎实实在土壤之中的”。

从左至右: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央文史馆副馆长冯远,西藏美协主席韩书力先生及贺友直夫人谢慧剑女士

开幕式上,北京画院院长王明明首先致辞,在他看来,贺友直先生不仅是一位大彻大悟的智者,更是一位内心强大甘于寂寞的学者巨匠。“虽然只接受过小学教育,他却从丰富的生活经验中学会了如何从各门艺术中汲取灵感和营养,用他天才的独特视角导演出这些影响深远的连环画作品。同时,他无私地把自己的作品捐给国家,并不在乎国家是否给他物质奖励和名利。贺老用连环画这种几乎绝迹的绘画艺术形式,细腻生动地表现20世纪民俗风情,具有特殊的史料和艺术价值。在我眼中,他本人就是活生生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陈丹青总想起贺友直,“很亲,因为他是宁波人,我妈妈也是宁波人,他跟我妈妈同岁,就像我娘舅一样”。陈丹青觉得宁波人脾气非常倔,“他决定的事情就要做,从不回头的”。在陈丹青看来,贺友直是“连环画王国里的堂吉诃德”。随着小人书摊的消失,连环画也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当货真价实的连环画消亡后,长达三十多年,他仍然伏案作画,从未背叛小人书,带着宁波人的喜感,贺老师为没人需要连环画的世道持续递上稀有的快乐,这份温暖的快乐是与时代的错位,他于是活像连环画王国的堂吉诃德”。

精品回望,故事中再现艺术天地

图片 10

  作品捐赠 不逐名利大部分作品已捐国家

贺老曾说,画连环画就是画故事。本次展览就以故事为单元设置板块,用一个个故事,去讲述贺友直的艺术历程,展现一位智者心中的艺术天地。

展览开幕现场

  从1949年开始画连环画,贺友直心中一直觉得由国家保存是他的作品的最好归宿。迄今为止,贺友直家中的作品多数都已捐赠。2015年,贺友直将其91岁时创作记录他对故乡儿时记忆的风俗画作品《儿时玩耍》捐赠予北京画院收藏。

展览精选了系列风俗画《儿时玩耍》、《二十四孝故事》、《新加坡双林寺建寺历史画》、《十二月历图》、《水浒十丑图册》等作品,中华艺术宫藏贺友直的最具代表性连环画作品《山乡巨变》、《朝阳沟》及自传体连环画《我自民间来》,涵盖了贺老各个阶段的创作,配合连环画出版物及相关文献的呈现,以多样化的展示形式向观众呈现一个更全面、更立体、更真实的贺友直的艺术天地。

图片 11

  在此次展览上,新加坡摄影师张美寅向北京画院捐赠了自己收藏了30余年的一系列贺友直的作品,包含《二十四孝故事》《新加坡双林寺建寺历史画》《十二月历图》《水浒十丑图册》等。“这里面有很多作品是第一次发表,因为这是贺老单独为他画的”,王明明说,贺友直喜欢去张美寅先生新加坡的家里做客,“张先生要给他付稿费时,他却说‘你要付我稿费我就跟你断交’。他可以在张先生家里喝酒,怎么样都可以,但是不能跟他提钱”。

据悉,本次展览将持续至2017年1月3日。

贺友直先生生前好友,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毛时安先生致辞

  连环画收藏家张奇明是贺友直连环画的忠实粉丝,与贺老经常往来。他告诉记者,贺友直的住宅五六十年没变化过,“几代人挤在一起,但价值连城的作品全部捐给国家”。张奇明透露,曾有很多人试图通过他来买贺友直的作品,“说‘贺老师那些画作能出售的话,多少价格都行,因为那是一个时代的回忆,很多人愿意出大价钱’。我说我都买不到,他都已经捐了,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

贺友直先生创作的连环画作品展览现场贺友直先生生前绘画物品展览现场展览现场

据悉,本次展览除了贺先生捐赠给北京画院的《儿时玩耍》外,还汇集了由新加坡张美寅先生捐赠的个人收藏的贺友直风俗画与连环画作品及图稿《二十四孝故事》、《新加坡双林寺建寺历史画》、《十二月历图》、《水浒十丑图册》等作品,也包括中华艺术宫藏贺友直的最具代表性连环画作品《山乡巨变》、《朝阳沟》及自传体连环画《我自民间来》,涵盖了贺先生各个阶段的创作,配合连环画出版物及相关文献的呈现,以多样化的展示形式向观众呈现一个更全面、更立体、更真实的贺友直的艺术天地。

  贺友直与妻子谢慧剑携手走过了太多的风风雨雨,谢慧剑回忆道:“他活着的时候从来没有感觉我们的房子那么小,他说‘我(住的)是一室四厅,感觉很大呢!桌子上面放块板画画,这是我的画室,板子拿掉坐下来就是餐厅,客人来了拿个杯子倒了茶就是客厅,家里的房间能放下一个床就好了,这是我的卧室’。他就是这样做人,还自得其乐的很开心。他老说活着的时候要健康一点,走的时候要快一点。他说到做到,走的时候就几个小时,没有痛苦”。

编辑:隋萌

作为贺友直先生的生前好友,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毛时安先生追忆起贺老生前及临走时的场景。在他的评价中,贺友直先生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英雄——“他是平民的艺术家,为平民而绘画。”他的绘画一画就是60多年,其笔下的人物形象及生活百态,成为影响几代人的“文化记忆”,这也是时代精神的艺术记录,是中国现代连环画艺术发展和变迁的生动缩影。

图片 12

艺术家、艺术评论家谢春彦先生致辞

图片 13

艺术家、批评家陈丹青先生致辞

用“一生之中只打一口井”来概括贺友直先生的连环画艺术创作并不为奇,他执着、专注,无论世事变化,不问纷乱庞杂。贺友直的学生,艺术家、艺术评论家谢春彦先生谈到其生前教训的六个字:好看,高雅,功夫。简简单单,字字凿凿,却是老人家一生的绘画准则。他用富有生命力的白描形式把现实生活与古老中国画传统画手段神话般地结合得尽善尽美,使得通俗的“小人书”达到令学界不敢小视、承认它是可登“大雅之堂”的艺术。

开幕式上,艺术家、批评家陈丹青先生回忆起自己的艺术创作生涯,亦感慨当年也是临摹着小人书启蒙的。“由看小人书而画连环画,是我这辈业余画手的集体记忆、集体梦。出道之初,我们神聊而神往的名家多半是小人书作者,有如神仙。贺友直先生熟知民间百态,画出了全般真诚,即使在晚年与暮年,他居然持续画出成千上万的都市草民,引领今日读者回向他早岁的记忆。”

图片 14

贺友直亲属致辞

图片 15

北京画院院长王明明为贺友直夫人谢慧剑女士颁发贺先生捐献作品的收藏证书

图片 16

北京画院院长王明明为新加坡藏家张美寅先生颁发捐赠证书

展览开幕后,相关学者、嘉宾及贺友直亲属一同参与了“睿心天地——贺友直艺术回顾展”学术研讨会。从贺友直先生的创作态度到其在央美职教的教学理念,从其绘画技法到连环画画种的发展历史,全面地探讨和呈现了贺友直先生生前的艺术创作及其在中国连环画史上的重要地位。

我国连环画的创作,兴起于二十世纪初的上海,五十年代后进入创作黄金期。连环画在中国的产生和发展都是立足于对社会发展的记述、表现与宣传。贺友直是二十世纪最具代表性的连环画家之一,共创作《山乡巨变》、《李双双》、《白光》、《朝阳沟》、《小二黑结婚》等百余本,近万幅连环画作品。

图片 17

学术研讨会现场

“从生活中捕捉感觉,从传统中寻找语言,从创作实践中发现自己”,贺友直总结的“三句真经”全面地概括了老先生连环画创作的要义。从生活中来、到生活中去已经成为了他的创作的“灵魂”。贺友直的创作反映出他植根于生活的创作态度。他精心研习传统绘画技法,从传统中寻汲取养分和灵感,用富有生命力的白描形式将现实生活与中国传统绘画手段进行巧妙的结合。他在创作实践中反复探索,沉到生活中,浸到创作中,总结出“四小”的连环画创作规律——“小道具、小动物、小动作、小孩子”。其重要的连环画作品《山乡巨变》经过两次反复易稿,丢掉了自己过往的创作方法与形式,从传统中找到出口,发现属于自己的艺术语言。《山乡巨变》后的《朝阳沟》,贺友直没有重复自已以往的创作,开始突破文字脚本的条框,不再用图画翻译文字,而是开始思考如何发挥绘画的创造性,在文字的要求下再度创造与阐释,有意识地带入情感化的表现。他的作品已独立于文学作品之外而具有独特的审美价值。贺友直的连环画作品走进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成为了当时颇具时代精神的艺术象征。

图片 18

贺友直先生生前物品陈列

图片 19

贺友直先生创作的连环画作品

1996年起,贺友直转向风俗画的创作。期间先后创作了《贺友直画三百六十行》、《申江风情录》、《儿时玩耍》、《走街串巷忆旧事》等多组表现老上海社会风俗的系列作品及《贺友直画自己》、《我自民间来》、《生活记趣》等自传体连环画。贺友直曾说:“我转到风俗画,转得自然,转得合适。老上海、旧街巷、市井生活、人间百态,这些都在我的脑海里,拿起笔就能画,得心应手。”贺友直的这种转变,是他对连环画创作的坚持与豁达,也让他的连环画创作在连环画整体消退的形势之下有了新的生命与活力。他将编文与绘画二者集于一身,自编自绘。他用连环画这门自己画了一生的绘画艺术形式,记录了一处处、一件件、一种种的地域文化和民间故事,在方寸间细腻生动地记录并再现了民俗民风,具有特殊的文献价值与艺术价值。

图片 20

左至右: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央文史馆副馆长冯远,西藏美协主席韩书力先生及贺友直夫人谢慧剑女士

图片 21

展览现场

无论是怎样的创作,都呈现出那执笔者的品格与精神。在谈论了所有的学术及历史价值之后,鲜活地浮现在眼前的便是一个更加令人钦佩和感动的老人。他无私奉献,将毕生创作捐献给国家而丝毫不在意回报;他60多年的艺术生涯,参与并见证了新中国连环画由发展、辉煌到衰落的全部进程,却在晚年“天地一壶宽”,淡然清净;人们不会想到,眼中“功名在身”的他只居住在30平方米的居所中,而这里兼具着老人会客厅、餐厅、工作室和卧室的全部功能,且一住就是40多年......有一种风骨,令人热泪盈眶,有一种品质,在它愈发稀少的时候更显得弥足珍贵。

贺老曾说,画连环画就是画故事。而本次展览就以“故事”为单元设置板块,用一个个“故事”,去讲述贺友直的艺术历程,展现一位智者心中的艺术天地。

据悉,本次展览将持续至2017年1月3日。(文/付朗)

图片 22

展览现场

图片 23

驻足于作品前的观众

图片 24

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央文史馆副馆长冯远及中央美院教授、艺术家杜键

图片 25

谢春彦先生主持研讨会

图片 26

新加坡藏家张美寅先生发言

图片 27

中央美院教授、艺术家杜键接受艺术中国专访

图片 28

展览现场慕名而来的观众

图片 29

“睿心天地——贺友直艺术回顾展”——“小人书”中的“大智慧”

本文由奔驰彩票官网发布于黄梅戏,转载请注明出处:睿心天地——贺友直艺术回顾展,展览汇聚了贺

关键词: